然后紧贴着老伴的脸蛋,制7部视频办钻石婚庆 老人唤醒昏迷数月老伴(图)

  然后紧贴着老伴的脸蛋,制7部视频办钻石婚庆 老人唤醒昏迷数月老伴(图)
  ”1953年,刘多成毕业后被分配到成都的《四川青年报》工作,工作后没多久,他回母校游览时再次见到了杨莹泽,“仿佛是一种心灵的感应,我感觉她也是喜欢我的,

他自学做菜自制视频,只为让她好起来,”早前,院方得知此事,偷偷准备了99朵玫瑰花,锦江区老龄委也买来了蛋糕。
  

病房里的钻石婚庆 省第四人民医院供图
  

刘老给老伴制作的视频成都商报记者 张建 摄
  

9月3日下午4点左右,已经昏迷数月的杨莹泽老人奇迹般“苏醒”了,惊喜的医护人员不知所措,只得轻轻问道:“婆婆,想不想爷爷?”杨婆婆轻微转动着眼珠,用虚弱的声音答道:“想。”
  

接到通知,老伴刘多成马上从家赶到病床前,面对终于“苏醒”的妻子,他坚定地说:“3天前,她一定听到了我的声音。”
  

原来,杨莹泽自从2009年起床时意外摔倒,之后再也没有自己起过床。而且最近几年,婆婆意识渐失,最近8个月更是人事不剩尽管如此,为了纪念两人的“钻石婚”,8月31日下午1点左右,在院方和区老龄委一行人的帮助下,刘老手捧99朵玫瑰献给了婆婆。当看到不省人事的婆婆眼角居然流出了泪水,刘老再也忍不住,他贴着老伴的脸颊,泪流不止。
  

由于女儿长期居住国外,8年来,刘老自学做菜,每天给老伴清洗身体,还自制了7部视频,每每给老伴播放,期盼着卧病在床的老伴能够好起来。
  

他对她说“跟我去成都,以后我来照顾你”
  

9月3日下午1点,成都商报记者来到刘老的家中,在不大的空间里,大大小小摆满了用木质相框装帧起来的照片。除了两人的合照外,剩下的都是老伴杨莹泽的照片,“我以前干过摄影记者,喜欢摆弄照相机拍拍照,拍拍她。”
  

聊起和妻子杨莹泽相识相爱的往事,刘老满是甜蜜的回忆。原来,他俩都是四川美术学院绘画系的大学生。“我们隔年级也是隔班,我比她大两届。以前在路上只是点点头的程度,毕业的时候学校举办了一次舞会,我就邀请了她,一边跳舞一边交流,慢慢就有点好感了。”1953年,刘多成毕业后被分配到成都的《四川青年报》工作,工作后没多久,他回母校游览时再次见到了杨莹泽,“仿佛是一种心灵的感应,我感觉她也是喜欢我的。”
  

两年后,杨莹泽面临择业,刘多成就跟杨莹泽说:“你跟我去成都,以后我来照顾你。”尽管两人都不是成都本地人,但刘老并不担心:“她要来成都的,学校里又没有其他人追她。”“您怎么知道杨婆婆当时没人追呢?”面对记者的疑惑,刘老认真地答道:“我们的事儿私下里都知道,再说谁要追她,我还看不出来?”
  

他自学做菜自制视频,只为让她好起来
  

1955年,杨莹泽果然跟着刘多成来到了成都,在四川美术出版社担任美术编辑。工作一定,刘老就“娶得美人归”,“我们结婚时很简单,同事们用七、八张大长凳围成一个圈,大家坐在凳子上,我们站中间。同事非要我亲一口新娘,可我妈当时也在下面坐着……”
  

婚后,两人养育了一个女儿,一家三口其乐融融。2009年,刘多成和杨莹泽年轻不再,女儿则定居国外,这时却发生了一场意外。当时,杨莹泽起床意外摔倒,之后再也没有自己起过床,“整个人瘫痪在床,时间久了,就有点老年痴呆。我问她这个碎肉怎么炸才不焦,她说‘不晓得’,家里明明都是她做饭的。”
  
然后紧贴着老伴的脸蛋,制7部视频办钻石婚庆 老人唤醒昏迷数月老伴(图)
  

8年来,杨莹泽就一直躺在床上,而且意识渐失,刘老便开始自学做菜。“做菜学了半个月,刚开始做出来都是生的。幸好她一直爱吃方便面,我们就吃了大约15天方便面。但这么下去营养肯定跟不上,我又跟电视上的饮食节目学着怎么做。”
  

刘老还自学电脑软件,做起了视频,而且一做就是7个。“把所有照片扫描起来存到电脑上,包括婚前、婚后、文革时期、改革开放时期、家人、朋友和单人艺术照7个专题。”刘老介绍说。每一天,刘老都会拿起手机,为卧床的老伴播放短片,短片上的字幕写着拍摄时间、地点,再配上老伴最喜欢老歌。记者看到,老人的腰间一直别着一个大屏手机和一台平板电脑,“随时要播放给她看的,所以买了个腰带挂着手机。”
  

她一度清醒,他说“一定是听到了我的声音”
  

今年1月份,杨莹泽病情恶化,住进了四川省第四人民医院。医护人员告诉记者,“8个月来婆婆不省人事,不能吃饭只能靠食管,也不能说话,更没有知觉,虽然有时眼睛睁着,但没有什么意识。”
  

想到当初的“亏欠”,刘老“弥补”的心愿更重了:“我们的家,恐怕她再也回不去了。结婚几十年,我从没给她办过结婚纪念,她人太好,从不计较。”刘老决定做些什么。
  

8月31日中午,刘老在家做好了老伴爱吃的圆子前往医院,准备跟婆婆庆祝60年结婚纪念日,“我们是11月15日结婚的,但今年已经是钻石婚的年份了,我怕她人突然不在就没有机会了,所以提前到那天。”早前,院方得知此事,偷偷准备了99朵玫瑰花,锦江区老龄委也买来了蛋糕。刘老走进病房,眼眶湿润了:“我不知道他们安排了这么多。”
  

在老伴病床前,一行人的见证下,刘老捧着鲜花献给了妻子,然后紧贴着老伴的脸蛋,喃喃念着妻子的名字。“那天婆婆的眼睛在流泪,”当时在场的护工说道。当看到妻子眼角流出了泪水,刘老再也忍不住,他贴着老伴的脸颊,泪流不止。
  

9月3日下午4点,杨莹泽突然“苏醒”,恢复了神智,于是发生了本文开头的一幕。很多在场的医护人员非常惊讶,“8个月来,婆婆一直不能说话,由于老年痴呆,意识也很混乱,这么清醒地回答问题很罕见。”
  

9月4日,成都商报记者于省四医院处了解到,今早,杨莹泽再度陷入昏迷,“老人年事已高,不仅全身瘫痪,肺部也患有疾病,人还有点老年痴呆,病情总的来说很严重。”
  

但刘老依然守候在病床前,“再过一个十年,还在一起”,是他的希望。成都商报实习记者 戴佳佳
  ”,以前在路上只是点点头的程度,毕业的时候学校举办了一次舞会,我就邀请了她,一边跳舞一边交流,慢慢就有点好感了,”刘老介绍说,”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*